• 發文
  • 評論
  • 微博
  • 空間
  • 微信

賈乙己,還欠十九個錢呢!

車評社 2020-04-21 08:52

改編自《孔乙己》

前言:“賈乙己”的“利來”造車廠,終于還是沒有造出那輛“九一”汽車。

鎮里的酒店格局,都是大同小異的,當街一個曲尺形的大柜臺,柜里放著瑞水,以便隨時溫酒。傍晚下了班,花少許的錢,就可以買一碗酒,熱熱的喝了休息;倘若手上有些余錢,還可以買一碟老醋花生,或者茴香豆,做下酒物。

我從十六歲起,便輟學在這家酒店當伙計。

掌柜說,樣子太憨,怕伺候不了長衫主顧,就在外面做點事罷,外面的短衣主顧還好說話,但整日嘮嘮叨叨難免有些煩躁。過了幾日,掌柜又讓我改為溫酒這一無聊的職務。

于是我便整日站在柜臺里,專管我的職務,有一些單調,也有一些無聊,只有賈乙己到店的時候,才會笑上幾聲,印象也就比較深刻了一些。

01

賈乙己是站著喝酒而穿長衫的唯一的人。

他身材并不高大,皮膚略黑,笑起來很有親和力,頭發修整的十分整齊。穿的雖然是長衫,但有些破舊。

他對人說話,總是夢想造車生態圈,教人半懂不懂,卻總是莫名的感到熱血。因為他姓賈,別人便從描黑紙上的“編大人賈乙己”這半懂不懂的話里,替他取下一個綽號,叫做“賈乙己”。

賈乙己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著他笑,有的叫道,“賈乙己,你的夢想不會又窒息了吧!”

他不回答,對柜里說,“溫一碗酒,要一碟茴香豆。”便排出少許的硬幣。他們又故意高聲喊道,“你一定又騙人家給你投資了!”

賈乙己睜大眼睛說,“你怎么這么憑空污人清白……”

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還親眼見你又想讓孫先生為你的造車夢使個勁兒呢,結果讓人家把你轟出來了。”

賈乙己便漲紅了臉,爭辯道,“造車是造福于人們……讓他投資……是為了更好的生活,這樣的事,是頂好的事”

接連著便又是什么“雖千萬人吾往矣”,什么“勇于為夢想犧牲”之類,引得眾人哄笑起來。

聽人家背地里談論,賈乙己原來也曾富裕過,看到造車掙錢,便也跟風開了一個“利來”造車廠,可是他只會空頭許諾他人,不會營生,日子也就愈過愈窮,弄到將要討飯了。

所幸口才頗佳,每每斷了口糧的時候,總能拉來一些投資,混得一些吃的。

可惜他又有一個壞毛病,就是只說不做,靠著九一車型的圖紙,蒙混日子,時間久了,也就沒人來投資了。不過他在我們店里,品行還是不錯的,從不拖欠,即便是沒有現錢,不出一個月,定然還清。

02

賈乙己喝過半碗酒,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。

旁人便又問道,“賈乙己,你當真會造車么?”

賈乙己看著問他的人,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。

他們便接著說道,“你怎么不造車往外賣呢?”

賈乙己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,嘴里說著些話,全是三電系統自動駕駛之類的詞匯。

在這個時候,眾人也都哄笑起來。

不僅旁人會問,掌柜見了賈乙己,也每每這樣問他。賈乙己自知不能和他們談天,便找我說起話來。

有一回對我說道,“你聽說過利來九一這款車么?”

我略略點了點頭。

他說,“你聽說過,我便考你一考。九一這款車的峰值功率,是多少?”

我想,PPT的汽車,也配考我么?便回過臉去,不再理會。

賈乙己等了許久,很懇切的說道,“不知道罷?我告訴你,要記住,以后買車的時候會用的到的。”

我暗想我離買車還遠著呢,而且能不能造出來還是兩碼事兒呢,又好笑,又不耐煩,懶懶的答道,“不用你說,不就是七百多千瓦么?”

賈乙己顯出極高興的樣子,點頭說,“對呀對呀!那它的續航里程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煩了,努著嘴走遠。

賈乙己見我毫不熱心,便又嘆一口氣,顯出極惋惜的樣子。

有幾回,鄰居的孩子們聽到小聲,也趕熱鬧,圍住了賈乙己,要他講故事,他給他們吃茴香豆,一人一顆。

孩子們吃完豆,仍然不散,要聽賈乙己說書,賈乙己便有些生氣,直起身說道,“造車是事業,是夢想,不可戲言,不可如此。”于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里走散了。

03

有一天,大約是在深秋的時候,掌柜突然說道,“賈乙己長久沒來了,還欠著十一個錢呢!”

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,一個喝酒的人說道,“他怎么會來?他都不敢回鎮子了。”

掌柜說,“哦!”“他總是光說不做,被債主們找上門了,一頓打。”

“后來呢?”

“打的不輕,后來跑出鎮子了”

“跑出鎮子怎樣呢?”“怎樣?誰曉得?許是一輩子不回來了。”掌柜也不再問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。

過了深秋,天氣也越發變涼,將近初冬,我正在店里合著眼坐著,突然聽到一個聲音,“溫一碗酒。”聲音極低,往外一看,那賈乙己在門檻坐著,依舊是那一身打扮,只是更加的破舊。

這時掌柜也伸出頭去,說道,“賈乙己么?你還欠著錢呢!”

賈乙己很頹廢的仰面答道,“下回還清罷,這一回是現錢。”

掌柜仍像平常一下,笑著對他說,“賈乙己,你的利來造車廠是不是不造車啦?”

這回他不再分辨,但說了一句“車子還是要造的”

“造?拿什么造,還是口頭造車嗎?”

賈乙己不再說話,他的眼神,很像懇求掌柜,不要再提。喝完酒之后,便在旁人的說笑聲中離去。

自此以后,又長久沒有看見賈乙己。

04

到了年關,掌柜清了下賬說,“賈乙己還欠十九個錢呢!”到了第二年開春,依舊沒有看到賈乙己的身影。

我想,賈乙己的利來造車廠,也許終于還是沒有造出他心心念的九一汽車。

要是能造出來,該多好呀!

05

近來,有小道消息稱,賈乙己的債務小組在北京時間4月14日宣布,賈乙己的債務本金凈額為29.6億美元。這與此前第四版重組方案披露聲明的信息基本一致。

賈乙己還欠十九個錢呢!”,一直被國內的債主們“牽掛”著。

現在不僅賈乙己欠債累累,就是連“利來”造車廠也深陷泥潭,去年就傳出“利來”累計虧損21.5億美元,流動負債金額為7.343億美元。

(僅供娛樂,理性評論,歡迎對號入座)

————end!————

文章
精選

●全球汽車產業的“大考”之年

●奧迪A5自燃,“點亮”復工后第一把火

●徐留平時代的新紅旗,還能走多遠?

●試駕全新瑞虎7,顏值實力派

●王傳福的“國際化”又進一步

●豐田“機油門”,再添一例投訴!

●豐田陷至暗時刻?

●豐田機油門爆發,雷克薩斯也中招?

●車置寶詐騙我13萬

●二手車電商窮途末路?

●疫情過后,車市會反彈嗎?

●雷克薩斯借疫情過度營銷?

●雷克薩斯LM不值得購買?

●心馳所向,寒冬中逆行者

●新能源銷量洗牌,市場或迎拐點

●馳援武漢共抗疫情,車企在行動

●多家車企停產,經銷商延期營業

●國產電動車真的干不過特斯拉嗎?

●了不起的長城

●拯救戈恩,2020開年大戲

●2019是造車新勢力的“生死之年”?

●自主汽車品牌未來發展的必經之路

●今天趕時間,叫了一輛歐拉網約車

●雷克薩斯公然漲價,說好不哭

●財報憂多喜少,長安虧損22.4億元

●領克03“三級跳”,為什么賣不好?

●探秘吉利智擎“微米工廠”

●雪佛蘭創界SUV將如何突圍?

●買車,送京牌?

●扯淡,這是謠言。

●一汽奔騰“蹭熱點變侵權”?

●新勢力車企已看不到未來?

●寶馬汽車“停售風波”迎來轉機!

●豐田與比亞迪“聯姻”

●奔馳長軸距GLC SUV“英雄”之路

●“苦寒”之下,新勢力突圍路在何方?

●銳際+楊嵩,能否挽回福特的敗局?

●視頻:創界RS告訴你,SUV可以這么選

●拯救戈恩,2020開年大戲

●小李買車的故事

●福特的2019年,并不“安寧”

●“奸商”特斯拉?


聲明:本文為OFweek維科號作者發布,不代表OFweek維科號立場。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舉報。
文章點評

提交評論
最新評論

    舉報文章問題

    ×
    • 營銷廣告
    • 重復、舊聞
    • 格式問題
    • 低俗
    • 標題夸張
    • 與事實不符
    • 疑似抄襲
    • 我有話要說
    確定 取消

    舉報評論問題

    ×
    • 淫穢色情
    • 營銷廣告
    • 惡意攻擊謾罵
    • 我要吐槽
    確定 取消

    用戶登錄×

    請輸入用戶名

    請輸入密碼

    青娱乐在线分类视频